天人合一、物我为一、无形相生之大愚水墨丹青

2022-08-15 10:30:36

打印 放大 缩小

中国画中山水画最长于写意,在远山近景的留白间绘就作者的笔墨丹青,大愚先生的山水画以墨色的浓淡在笔尖演绎出山水画之高远旷达的审美意境,既给受众以缥缈虚幻之感,又呈现出了咫尺千里之意。丹青妙笔用简单的色彩及浓淡变幻,勾勒描摹出孤舟松柏、木阶楼阁、浮桥流水、青石翠山之景。仔细观察,亭台楼阁于峰峦叠翠间隐现,苍松蓊郁繁茂遍布山石之间,流水于留白间幻化,孤舟拱桥浮于水上,观之则感先生画面盎然细腻之意趣,浑厚古朴之笔法,凝练婉转之美感。

C:/Users/lenovo/AppData/Local/Temp/picturecompress_20211116161009/output_1.jpgoutput_1

山水之美在于意境,大愚先生笔下的山水画虚实相间,飘渺留白,对比分明,以勾勒点染,干湿疏密等表现手法相交错,线条粗细轻重深浅不一,点染肆意而不出章法,以此呈现物象审美风格。其山铺陈交错,气度浑厚,幽深高旷,雄壮峻拔,层层点染,构图恢弘,酣畅淋漓的笔墨勾勒着先生胸中的壮美山川,其间寥寥数笔勾勒出山林间几户人家,颇有“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意境。

6df4cf040beb829d3d041fd1fcaf712

大愚先生笔下山石嶙峋,形态晕染浓淡凹凸有度,外以轮廓作突出的刚硬转折之笔,以绘就山石刚毅厚重之形态。多样的用笔手法,于浓淡间绘就山石小径,奇石远山,挺拔松竹,这样独特的视觉艺术,让整个画面无限延展,然又重点突出,细节之处细细揣摩,颇有深意。刚柔并济的笔触绘就的山川壮美且细腻,意境浑然天成,山的崇高,树的苍劲,径的曲折,石的厚重皆于纸间立现。山石脚下一老一少交谈之意趣于简单的线条间立现,给画面增添了无尽的趣味,山石旷达,本意境高远而雄浑,然山脚下老叟与小童给受众呈现出的祥和之感,弱化了这幅山水画的缥缈,人与自然相合,天道与人伦相依,细腻的情感跃然于纸上。

28107eba54351966aa0a9b030f09e3b

“和声风动竹棲凤,平顶云铺松化龙。”大愚先生用自己对生命自然的领悟与感受来表达汉字的空间艺术,以自己的本源精神来走笔出锋,所谓“道法自然”如是而已。古语有云“凡画山,不必真似山,凡画水,不必真似水,欲其察而可知,视而见意也”。将山水苍松之形象与书法意趣相融合,将其心感体味融于一体而挥毫表达,中国文化蕴含的深厚审美意趣、哲学沉思、人伦自然都于这浓墨重彩间流露,在万物生灵的滋润中探求艺术的本源。

dc9a5cda387da2c00252a25f3e6180d

天人合一、物我为一、无形相生这些都是文人追求的审美极致,山水画本身蕴含着大自然的无限意趣,秀美山川,遗世独立而不俗,笔墨物象浑然天成,墨色与笔运交融,万物灵性于画间绽放,栩栩而生,融汇其间。所谓“落石曲径瑶台涧,烟山古木蓬莱洲”,如是而已。

大愚,号虚空,中国传统笔法、星云图创始人。其用笔如作篆籀,洗练凝重,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喜明代徐渭之风,研究黄宾虹“五笔七墨”独特画风,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 其代表作有:18米惊世长卷《新富春山居图》、12平方米巨幅《万壑奇峰图》、传统笔墨《拟黄山汤口》《秋鸿》,创新星云图系列《十方空间》《创世之柱》《迷踪》等。